最新文章:

首页 暂无分类

演唱会丑闻不断 里面有啥猫腻?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08日 评论数:抢沙发 阅读数:636

    也是万万没想到,BigBang才下头条,EXO又上版面。这年头,好好地享受一场演唱会竟然成为一种奢望。

    3月26日,韩国偶像团体EXO上海演唱会仅唱5首歌,粉丝高喊被骗要求退票,此外还出现主办方诈骗粉丝的应援物资数万元、现场保安殴打粉丝等爆料。目前,主办方已经向文广局做出说明,称自己也被中介欺骗,同时将为歌迷安排退票。

    真相到底如何,且让新闻再飞一会儿。今天,我们来探讨这样一个问题:为何国内演出市场会频频闹出丑闻?办一场演唱会到底有多少猫腻?

    主办方心里苦:办一场演唱会到底要多少钱?

    韩国明星演唱会本是小圈子内的话题。这一波“韩流”最初引起大众注意,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超人气组合Bigbang离奇的高价门票。在某黄牛交易平台上,一张原价1480元的内场票竟一度飙到近40000元,堪比魔都房价。

    据媒体报道,主办方被指加价卖给“黄牛”。黄牛拿到门票后坐地起价,局面不再是主办方能控制得了的。那么问题来了,主办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中演娱乐的负责人郜奇曾在接受《北京晨报》采访时表示:“票价不是演出商黑心故意标高的,确实是成本使然……演出公司设计票价很简单,总票房的60%到70%用来保证成本,20%赚钱,10%赠票。票价就是按照这个公式计算出来的。”当前,内地大型城市举办演唱会的成本居高不下,是导致票价高的一个原因。

    新浪《娱乐有料》栏目曾在《揭演出票务乱象:演唱会高价票“绑架”了谁?》一文中给演出市场算了一笔账,发现在正式开票前,主办方有可能已经花出千万元的成本。我们来看看具体的算法:

    1、报批、安防、场馆等费用

    大多数主办方对此讳莫如深。可是,这一块恰恰是演唱会制作成本过高的主要原因之一,时至今日,关于这一项所产生的相关费用都处在一个非常大的弹性限度里,没有具体名目和统一标准,各地有自己的尺子丈量。

    做一场演出,首先要报批。有经验的主办方在主要几个大城市里受挫较少。之后定安保等级,比如刘德华开演唱会,一般定为最高级。级别的设定直接决定你所需要的安防人员数量、安检仪的数量等等,这就是安防费用。

    接下来是租场馆,以北京为例,有经验的主办方拿下万事达中心场地需花费40万左右,首体50万左右,工体馆30万左右。对于那些初来乍到、没有长期合作的主办方,数字还会上扬。算上搭台、彩排需占用的几天时间,一场演唱会大概需花掉场地费大概150——200万左右,如果要把演唱会开在万人以上体育场,租金就远不止这个数了,可以轻松“乘2”。曾做过演出的某业内人士透露:“鸟巢是场馆里最贵的。”在鸟巢做一场演出,场馆租金、安防费用、大量志愿者劳动力费用……所有设施和人工费加起来,在这场演出什么都还没做的基础上,光交到鸟巢这边的“打包价”就是500——700万不等。其次,一些举办演唱会频率不高的二三线城市,场馆经常坐地起价,一个设施破旧的场馆,也能要到35万以上。

    业内参与过不少演唱会制作的杨樾受访时表示,上海相对国内其它地方而言,算是价格最为合理的一个城市,流程上也鲜少人为设立诸多关卡,较规范。因此绝大多数演唱会都会选择上海:“比如说上海体育馆,万人场,安防费用这一项也就几万块吧。”

    2.明星出场费

    京城某大型演出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新浪娱乐:“尤以港台歌手为例,他们在首体、五棵松体育馆这类地方开个唱,要价四、五百万算是最少的了。但如果花了五百万请他们,我们再想要赚钱,起码票房得卖到六百万以上吧?但就拿五棵松馆的大小来说,卖出六百万(票房),就意味着你的票子要全卖光,但现在又有几个歌手能卖光?在体育馆办演唱会,如果没有冠名赞助那些,绝对回不了本。而且现在有些歌手经纪公司在票房这块还会和我们签票房分成的。就是我们卖出去的票(钱),要分一部分给他们。这个没有什么合不合理一说,就是仗着自家艺人红一些,众演出公司都有意向跟他们合作,他们就会提出分成需求。”

    据某地方演出商透露,如今陈奕迅一场个人演唱会秀费大约是750万(陈奕迅自己的团队包制作),加上体育场和安防等费用,演出主要成本可能接近千万,歌神张学友总体将近1100到1200万。但好在他们能赚钱,主要城市卖个1800万没多大问题,高的爆到2000万以上都常有。张学友要开唱,基本是谁抢到谁赚,因此经纪公司也十分强势,只挑熟悉的几家大演出商合作。但是,像陈奕迅、张学友、周杰伦这样的歌手毕竟是少数,很多歌手都免不了让主办焦虑。

    歌手及其团队不是开出演唱价就完事儿的,他们的吃、住、行,主办方都得负责,何况都还有自己的“特定标准”。

    3.赠票

    划掉过于危险的高层看台和被设施遮挡的区域,正常来讲,一个万人场真正的“可售票”也就几千张,主办方还不可能全部发售:“上述的那些成本里,都还没有包括必须‘送’出去的票。这边要1000张,那边要500张,他们要票,还得要好的座区。”

    这么一来,即使正价票全部卖光,主办方也很可能白忙活一场。

    黄牛到底是谁?

    正价门票一票难求的,不止是韩国明星的演唱会。2016年周杰伦上海演唱会,3月开票后数分钟内售罄,然而不久后微博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截图:

    这样的情况在当前的演出市场并不少见。去年3月,薇薇去看梁静茹上海演唱会(对,我就是这么接地气╮(╯_╰)╭)。开场前,从地铁口到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沿途时不时有人问你“收票啦,要卖票吗”“买票吗,价格很划算的”。而在官方售票窗口咨询时,工作人员主动提出有两张1680元的内场票,是别人拿到的赠票,“可以低价转手给你们,位置很好的。”

    这些年来,内地演出市场的门票价格没有下降过,黄牛市场倒是越来越“规范”了。《钱江晚报》报道了这样一个团体:演出水军。

    大概从春节前开始,关于“这次杭州BIGBANG完全买不到票”的风声,就已在坊间流传。

    粉丝Bianca告诉记者,2月初她在论坛和微博看到过好几则消息,大意是杭州站的票已被全部预订,但“没过多久,这些微博都悄悄删除了”。

    事实上,当时项目连公安审批都还没通过,完全不可能有预订一说。这里就牵扯出一类人——“演出水军”,他们往往由项目方和黄牛共同组成,营造一种奇货可居的氛围。

    “如果到处都是这种消息,粉丝自然就会变得紧张,从而觉得加价买也认了。这样一来,正中炒票者下怀。”杭州演出界资深人士老丁告诉记者。

    ……

    大麦网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实主办方给的票,他们已经全部放出去了。而主办方到底给了大麦多少票?这个他并没有透露。

    主办方的票到底是怎么分配的?早在2011年,新华日报的《演出市场“黄牛”为何禁不绝? 需繁荣文化市场》一文就给出过这个问题的答案:

    “黄牛有‘北京帮’、‘天津帮’这样的圈子,按不同剧场划分了势力范围,还做了筹集资金、收票、卖票等内部分工。他们消息灵通,知道哪些公司有好票,早早就能从主办单位或票务公司那里拿到票。同样的票,票务公司卖不过黄牛……”谈起文艺演出市场的“黄牛党”,中演票务通原总经理薛利平的话里透出感慨与无奈。

    赠票是“黄牛”的一个重要资源。赠票包括演出商向主管部门赠送的公关票、单位包场发给员工的福利票、剧场或演出团体的工作票,以及演出方提供给赞助商的赞助票等等。

    薛利平透露,除了赠票,不少演出商在媒体上投放广告时,为了冲抵部分广告费,会向媒体提供宣传演出的“置换票”,一场演唱会的“置换票”有时甚至会达到数百张。给媒体提供“置换票”,演出商既省掉了部分广告费,又充抵了票房业绩,可谓一举两得。这些赠票或置换票,往往会被卖给“黄牛”。

    演出商、剧场、票务公司这些正规售票渠道,为什么愿意把票卖给“黄牛”呢?记者调查发现,一部分是出于无奈,一部分是为与“黄牛”分一杯“羹”。

    “黄牛票”可分为高价票与低价票两类。低价票,指低于标价出售的票。低价票一部分是票贩子从观众手中以更低价收得的赠票,一部分是开演前演出公司“批发”给票贩的余票。以一场演唱会为例,演出商如果在开场前尚有数十张甚至上百张门票没有卖出,通常愿意直接低价“批发”给票贩,而不是在演出场地专门设置售票点向观众出售,因为一来演出商要为此投入人力、物力,二来同样的票,有组织、专业化、规模化的“黄牛党”要比演出商卖得更好。

    高价票一般是供不应求、市场反响强烈的热门剧目的门票,因为“一票难求”,一些剧场或演出方的工作人员、票务公司将票加价卖给“黄牛”,便可轻松获得差价“回扣”。假设标价300元的热门票,“黄牛”以400元的价格从售票方拿到,转手就能卖到500元到800元甚至更高。在这个过程中,售票的人获利了,“黄牛”获利了,买单的却是普通观众。

    此次BigBang高价门票事件,正是黄牛贪婪与粉丝狂热合力下的产物。

    除了天价门票外,黄牛票还会带来另外一个问题:假票、诈骗……

    3月17日晚,Bigbang在郑州开唱,微博签约自媒体人@王小呆 晒出一张当晚郑州110的出警记录,疑都是因为购买演唱会假票被骗,最高一笔高达2万9,看得人好心疼……去年,权志龙粉丝组团买黄牛票,更是被骗128万。

    抵制黄牛,从你我做起

    其实也不用陷入深思,感慨这一定是“体制问题”。无利不起早,黄牛是当前多国演出市场面临的共同问题,而火热的也不都是韩国偶像团体的门票。

    2015年1月,台湾台语女歌手江蕙宣布以同年7月开始举行的25场“祝福”巡回演唱会告别歌坛,造成一票难求的局面。黄牛甚至将5800台币的票炒至7.7万台币。

    英国政府对黄牛党的打击力度是西方国家中最严格的国家之一。2012年,英国警方警告倒卖奥运会门票的票贩子,如果他们继续恶劣行径,将面临史上最严重的惩罚——罚款从5千英镑上升到2万英镑。而在2012年年初,英国电视台第四频道曾指出,倒票行为不仅导致票价高,而且屡屡出现假票问题,严重影响了英国音乐会门票市场的健康发展。

    2010年,Live Nation与Ticketmaster合并,前者是全球最大的音乐会推手公司,而后者旗下则拥有两家倒票公司。业界人士认为,二者的合并对于打击倒票行为是一种退步的行为,是对“粉丝”的不负责任的行为。

    在美国,黄牛们有个委婉的名字——票务经纪人(Scalper)。部分州对黄牛行为有法律限制。以罗德岛州为例,在二手市场上出售的各种票证最多只能加价10%,如果票面价格低于30美元,最多可加价3美元。然而联邦和大部分州都没有详细限制黄牛倒票。随着利润的暴涨,很多票务经纪公司有足够的财力雇佣一些说客在联盟和州的议会游说。2010年,美国媒体披露,马萨诸塞州票务经纪联合会雇请马州众议长狄马西的财务顾问,去游说通过一个旨在将倒票合法化的议案。不过尽管州的众议院通过了该议案,但它没能通过州参议院的审核。

    ……

    满满都是负能量,有没有正面案例呢?请看下图:

    明星演唱会售票乱象不但伤害了广大粉丝,更不利于文化产业的健康发展。而整治黄牛,需要多方共同努力。

    一来,文化部门要保障正规渠道购票的畅通,适当降低主办方的成本,鼓励文化产业的发展。成本过高,就没多少余钱提升音响、灯光、舞美的水平。

    二来,公安部门加大打击力度,加强证据收集,同时追溯制假源头,实现一网打尽。据新华网报道,接警的警察说,因为很难找到报警举证的人,很难核实涉案金额,就算抓到了黄牛也很难对他们作出处理。而一位文化执法部门负责人表示,演出票的制假现象全国都有,“黄牛”也很会钻法律空子,一次只售卖一定金额的假票,这样即使被公安抓住也只能是治安拘留,打击难度较大。

    当“BigBang演唱会门票直逼上海房价”这样的新闻发生时,群众们在围观之余,或许也要多一些思考。毕竟你不能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偶像是韩国人就幸灾乐祸。相反,只要是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任何消费都应该是合理的,毕竟也没刷你的信用卡呀。如果有一天,你喜欢的明星的演唱会、你热爱的体育赛事的门票都被黄牛染指,怎么办?

    对于粉丝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抵制黄牛票。说到底,没有那么多心甘情愿加钱买票的歌迷,黄牛们也上不了天啊。

    抵制黄牛,从我做起。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二维码加载中...
本文作者:Lance      文章标题: 演唱会丑闻不断 里面有啥猫腻?
本文地址:http://www.lance8.cn/src/?post=9
版权声明:若无注明,本文皆为“红袖拂雪”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挤眼 亲亲 咆哮 开心 想想 可怜 糗大了 委屈 哈哈 小声点 右哼哼 左哼哼 疑问 坏笑 赚钱啦 悲伤 耍酷 勾引 厉害 握手 耶 嘻嘻 害羞 鼓掌 馋嘴 抓狂 抱抱 围观 威武 给力
提交评论

清空信息
关闭评论